创新工场合伙人张丽君:教育行业的新流量池在哪里?

  • 时间:
  • 浏览:2

  在线教育行业正在寻找新的流量池。

  尤其是部分在线教育平台,获客成本水涨船高 。据QuestMobile报道,2019年期间,部分在线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甚至达到5000元左右。在没有稳定客源的情况下,年轻的公司们必须要依靠投放才能换来初始用户。这是在线教育公司的惯常做法。

  对此,张丽君并不感到诧异。她在教育赛道积累了超过7年的经验,投出了行业独角兽VIPKID、爱学习教育,目前是创新工场合伙人。按照张丽君的理解,不断寻找新的流量渠道非常重要,一个例子就是,VIPKID在快速成长的过程当中踩中了好几轮的流量红利,并迅速发展。成功抓住下一轮流量红利,对在线教育企业来说,至关重要。

  直播撬动在线教育

  行业媒体对张丽君的报道非常多,文章里的她通常有几个典型的特点:从业时间长、成功投资多个教育企业、母亲。

  无论哪一个特点,都与教育行业这个慢热的标签非常匹配。和大多数集中烧钱、快发展的互联网企业不同,教育行业,即便到了今天,也是无法迅速奔跑的企业。服务和口碑积累,很难在短期内完成。

  早在6年前,张丽君对于教育赛道的关注,是从直播技术的教育应用开始。

  “2013年开始起来的这一波在线教育,其实是因为直播技术的引入,它首先解决了师生异地教学的问题,老师和学生不在同一个场景依然可以完成教学的互动,这件事情是在直播模式下才真正实现的。” 张丽君分析

  围绕着直播,在线教育也出现过一对一、小班课、大班课、双师模式等多种形态。

  小班的模式,对直播技术的要求相对较高,老师和一定数量的学生通过屏幕面对面授课,相当于一个在线小班教室,老师可以通过屏幕操作,选择回答问题的学生。

  不管是哪一种授课方式,都在试图尽可能的增加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有效互动 。

张丽君在创新工场与快手官方举办的闭门会上的分享

  私域流量的玩儿法

  在参加GES2019未来教育大会以前,张丽君所在的创新工场与快手官方共同组织了一次教育行业的深度交流会。

  快手上已经出现了原生的教育生态,且非常具有快手的特点。据《2019快手教育生态报告》显示,目前快手教育类短视频创作者已超过99万,内容主要集中于素质教育、三农、职业教育、学科教育等多个领域。

  据介绍,生活在美国的10岁小男孩Sam,依靠着“拍英文段子”,在快手半年涨粉70万。2016年,Sam一家搬到了美国加州,受到环境和教育的影响,Sam从刚开始的不会英文变成了能说一口流利的美式英文。在家长的帮助下,Sam在快手推出了朗读版的美式儿童绘本,针对2-5岁小孩推出的绘本,在快手已经销售了3649份,家里人要到附近的四个图书馆订购,才能够满足快手粉丝的购买需求。

  电影《百鸟朝凤》的唢呐演奏者陈力宝,通过快手,收了一批年纪在40岁往上的学生。唢呐是中国传统乐器,给很多人留下的印象是“红白喜事”专用,陈力宝非常希望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唢呐这门艺术的美感。通过快手,确实找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

  私域流量的价值在C端得到了完美的体现。但机构并非没有注意到快手私域流量的价值。

  张丽君也在观察快手上存在的机会:“大家都在聊,特别希望快手能够有开放和完整的教育生态,教育机构也希望能够尽快找到在快手上获客的方法,以及在快手上实现教育产品价值的方法,但是现在还处在探索的阶段,大家都在探索,大家要探索快手上的用户是什么样的人群,这些人群以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更好地接受在线教育产品的价值,怎么去评估它的价值,愿意付多少钱,以及如何在快手上完成部分学习过程,这是一个逐渐探索的过程。”

  教育公司MCN化?

  什么样的机构适合在快手挖掘流量?

  快手教育生态的定义,似乎不能用简单的在线教育或知识付费来概括。

  很难看到一个平台上,教育内容如此丰富,容纳各个门类,并服务于各个年龄段用户。传统在线教育企业,很难做到这一点。大多数只能集中服务于某一些特定的年龄段或者特定性别用户。

  平台的超大流量池决定了用户和老师的丰富性,在去中心化分发的机制下,不同的内容又可以触达不同需求的用户。

  老师通过快手吸引目标用户,进一步转化为买课用户。这一逻辑和快手电商的崛起是一样的。

  “我们看大概率的传递路径,是从用户群大的、产品标准化能力强的,决策相对简单的领域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互联网肯定先有了各种基础的工具,有微信这样的社区,然后有内容社交娱乐,然后再到电商标品。去年快手电商爆起来,下一波大概率就是标准化服务,再后面就是非标的服务,教育行业里面有标准化的服务,也有非标的服务,这两波一定在电商后面,电商行业的规律有很多可以用,不一定可以完全复用,但是可以思考它,可以做创新。”张丽君认为。

  目前来看,快手可容纳的教育机构类型非常丰富,这与平台本身的内容生态和用户构成有关。在线上流量越来越昂贵的情况下,教育机构又一次走到了张丽君所说的,寻找新的流量红利渠道的时机。

【编辑:于晓】